大家都在搜

90后退伍军人:签了人体器官捐赠,但“不甘心让父亲给我办后事”



  躺在病床上的90后退伍军人黄胜均说:“我不甘心年近70岁的父亲给我办后事。”

  生于1991年的他,同时得了两种白血病。

  一年前,2019年2月,元宵节左右,因为感冒总也不好,黄胜均去泸州西南医科大学看病,却被确诊为“髓系白血病病M5,并伴三个高危基因突变”,被医生预计只能活一个月。

  在医院里,黄胜均一次次亲见病友和家人生离死别,自己也一次次和死神擦肩而过,但他坚强又幸运地挺过了一个月,活到了现在。

  但老天给他接连开了两个玩笑。在治疗稳定了一段时间后,黄胜均的病情突然间恶化,不得不北上求医,经过诊治,又被确诊了“混合细胞白血病(髓系伴淋巴系)。”

  黄胜均调侃自己,一种是治,两种还是治;正所谓虱子多了不怕痒嘛,就是难治点而已!

  黄胜均不想放弃自己,因为他不想辜负那些支持和帮助过他的人。

  尤其是他年近七旬、苦了一辈子的老父亲。

  黄胜均是四川省宜宾市江安县夕佳山镇茶园村人,家境并不富裕。父亲老来得子,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,用拼着命挣下的血汗钱,把他送到了部队。尽管辛苦劳累,但是能把儿子培养成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,黄胜均的父亲还是感到很欣慰。

  黄胜均退伍以后,为了尽快融入社会,在当地派出所做了一名警务辅助人员。虽然是临时工,不是正式的,但黄胜均还是挺喜欢这份工作——因为既跟自己部队所学专业对口,又顺利融入了社会。

  基层工作压力大,事情多且繁杂。黄胜均采集过基础信息,调解过家庭纠纷,制止过打架斗殴,参与过刑事侦查,也曾经亲手将网络通缉犯抓捕归案。

  但是临时工的身份,还是给工作带来了不少不便,为了成为正式警务人员,黄胜均参加了考试。虽然没有成功,但却考录到社区成为一名社区工作者。

  从此,黄胜均的工作内容变成了以扶贫为主,协助维持治安,矫正刑释人员为辅。黄胜均的家乡是贫困乡,他的工作就是帮助当地的贫困户、低保户、残疾户,帮他们修缮已经漏雨不能住人的危房、清理满是淤泥杂草的水井,或者帮他们打井,从根本上解决安全饮用水的问题,同时尽可能地为他们申请国家扶贫资金。

  黄胜均在这份工作中体验了更多的人间喜怒哀乐:看到有些家庭比自己家情况更糟糕得多,他会非常心痛;看到国家的村村通公路和扶贫政策帮助了很多人奔了小康,他也会由衷地开心。

  让黄胜均开心的还有,等他工作慢慢稳定,父亲就可以安享晚年了。

  然而,此时,他却生病了。

  之前还在扶贫的他,如今却成了需要扶贫的对象。

  黄胜均的家境并不宽裕。一家五口,家里最大的财产就是价值20万却不能买卖的农村住房,去年一年全家人的收入只有2.5万多元,相比高昂的医疗费用,这点收入根本支撑不了多久。

  “治;可能家破人亡,不治;人亡家不破。”

  一向坚强执着的父亲,为了救自己的儿子,默默拿出了已多年不用的柴刀,到山上伐竹。

  黄胜均的家里在山上有十几亩竹林,一共上万根竹子。竹子是造纸原材料,一根竹,可以卖一块钱。父亲很感恩,说“这都是受益于改革开放”。

  因为需要扛着砍成捆的竹子翻越山路,而一捆伐好、捆成一捆的竹子轻则80多斤、重则100斤以上,所以当地从事伐竹的大都是40岁的壮年。父亲已经年近七旬,明显年老体衰、力不从心。

  生病都没有哭过的黄胜均,一想到父亲要扛着100多斤的竹料走过1000多米的崎岖山路,就忍不住心酸落泪。

  但是,哭可以,放弃不可以。常在生死之间徘徊的黄胜均,更能体会到生命的珍贵,自己对父亲的意义。放弃,只会更对不起父亲的付出。何况他的女儿,才三岁。只要活着,一切就有希望!

  骨髓移植这条艰难危险的道,已是黄胜均唯一的路。

  可是,因为中途有过感染,黄胜均前期的化疗费用已经超过50万,不仅透支了整个家庭的经济能力,还花光了从亲友那里借来的钱,和从其他人那里用高利息借来的钱。

  要想活着,就要面对每天近上千上万的费用,仅剩的那点可怜的押金实在支撑不了太久。医院每一次缴款单,都像一座大山,压得黄胜均更加喘不过气。

  在此之前,黄胜均已经对各种可能做足了心理准备。2019年6月,他签署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证书,如果自己不幸逝世,这会是他实现人生价值、回馈社会的最后一次机会。

  

image.png

 

  但是,黄胜均还是想活着。他之前听过,很多大病重病患者通过水滴筹发起在线筹款,成功筹款延续了生命,但一开始他觉得自己还可以筹到一些钱。如今山穷水尽,他终于下定决心向网络发出求救。

  详细翻阅了水滴筹的官网,咨询了筹款顾问以后,黄胜均分门别类整理出就医票据,把自己对生命的不舍写了出来,正式发起了水滴筹。他深知,这是他能作出的最后努力和向命运作出的最后抗争。

  人间最美四月天,黄胜均期盼,自己能迎来人生的四月天。




上一篇:被封闭已久的春天如何释放?撼路者有个大胆的想法
下一篇:返回列表
富士康瞄准半导体行业的机遇
奥黛丽赫本展览在北京开幕
双层集装箱列车在中国港口投入使用